用一心做一译——专职电影文本译者张悠悠夏恬

用一心做一译——专职电影文本译者张悠悠夏恬

时间:2020-03-24 05:32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在上海电影译制厂一楼的录音棚入口,一抬头便能看到那行格言 剧本翻译要有味,演员配音要有神 。这是激励着每一位上译人的话,踏入录音棚前,这14个字被他们牢牢地记在心里。

  时下,译制片逐渐式微,配音版的排片变得越来越少,而电影的字幕文本翻译也面临观众们一波又一波的犀利吐槽,上译厂的专职翻译经常要面对巨大的精神压力。

  作为目前国内少有的两位专职电影文本译者,张悠悠和夏恬仍然坚守在他们的岗位上。译者,非译字,而在译心。当那些文字从银幕上跳跃到了观众的心中,当他们看到影院里的观众看着字幕发出会心一笑时,对于这份职业的自豪感也油然而生。

  从 信达雅 到 说人话

  翻译是生活和艺术的复合映照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电影字幕翻译是和搞笑无厘头联系在一起的。因为一位翻译在诸多大热影视作品中的随心乱译,导致这份隐于幕后的工作被无限放大在互联网的讨论中,其中很多讨论充满着恶意和对行业的无知。记者就此对话上译厂的两位专职翻译张悠悠和夏恬,听他们讲述自己不被了解的一面以及在翻译时遇到的酸甜苦辣。

  误区一:院线电影和字幕组没区别

  答疑:一位译者要翻两个版本

  关于电影的字幕翻译,几乎没有一部可以让全部观众满意的,如果仔细搜每一部电影的翻译问题,网友们千奇百怪的意见层出不穷。很多网友会指出,那些字幕组一天就能把字幕给倒腾出来,专业的电影文本译者真的需要那么多的时间吗?

  其实很多观众并不了解,上译厂每翻一部院线大片,就需要有两个版本,一个是配音版的文本,另外一个是原声版的中文字幕版。一般来说,配音版的文本需要更长的时间,因为需要做到一件看似简单但很考验功力的事情 对口型 。张悠悠5年前进入上译厂,此前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捕鼠器工作室翻译话剧剧本。刚开始翻译电影文本,她很不适应, 这真的是一个技术活和经验活,如何把或短或长的一句英语恰好用同等长度的中文表达出来,还要保证语意贴近,这个过程我适应了很久。

  在最近一两年,好莱坞大片数量不断增多的情况下,他们的翻译时间被急剧压缩。一般一部影片的翻译时间压在了一周,甚至有一次翻译《古墓丽影:源起之战》只用了三天。

  张悠悠表示,这些年文本翻译时间被压缩得越来越短,从最早的一个月到如今的一周,一旦一部片子的任务来了,她和夏恬有时候就需要联手一起干。 最忙的时候,我们交稿时间都在凌晨3、4点,毕竟从工作流程上来说,我们是源头,是第一步,一旦我们这里卡住,后面导演和演员的进入就会受到影响。 夏恬如是说。

  误区二:为什么人名那么奇怪?

  答疑:尊重片方保持延续性

  《X战警》里的 凤凰女 被翻译成了 吉英 , 镭射眼 明明有一个哥哥,怎么字幕成了 弟弟 ?这一连串的质疑曾在《X战警》两部系列电影上映后引发了很多粉丝的质疑,甚至有人在网上直言,翻译连这都搞不懂,明显是没有做过功课。

  对于这样的质疑,张悠悠和夏恬都已经习以为常。不过这些翻译到底为何以这样的形式出现在银幕上,背后有很多因素。

  就拿 凤凰女 的名字来说,X战警的粉丝都知道,她的名字叫JeanGrey,互联网上的通俗译名是琴 葛雷,银幕上则成了 吉英 。但其实这个名字从上译最早的引进版本开始就已经定为 吉英 ,这样的翻译也是经过片方的认可,再加上为了保持人物角色的延续性,所以一直沿用至今。

  而 镭射眼 的哥哥则又是一次不大不小的误会,因为英语里的 brother 是不区别哥哥和弟弟的,所以夏恬在翻译时参照原著,按照原著的设定,以镭射眼的弟弟翻译。但在画面里,那位角色却明显比镭射眼年长,这也让很多观众吐槽,这样的翻译居然也会搞错。张悠悠和夏恬分别翻译了《逆转未来》和《天启》,对于 X战警 系列,她俩也是频吐苦水。因为对他们来说,大IP和粉丝群一定会从某种程度上带来压力。

  误区三:简单地名也搞错?

  答疑:原著设定,字幕不能加注释

  在2年前,《但丁密码》上映后,其中一段兰登教授说出 剑桥(Cambridge) 时,字幕翻译成了哈佛。于是,不少观众在社交网络上指出,翻译者们是不是犯了一个错误。

  对此,负责译制工作的张悠悠特地就观众指出的问题给出了解释。原著里,兰登教授就喜欢用剑桥指代哈佛,因为哈佛大学坐落于美国马萨诸塞州剑桥市,兰登这么说也是很合理的。但对国内观众来说,剑桥很容易联想到英国的著名学府,如果直译成剑桥,其实会给观众错误的信息。所以,他们最终决定,按照兰登教授所在的学校,也就是哈佛进行翻译。但当时还是有观众不买账,认为这是译者的二度创作,稳妥的办法或许应该直译为剑桥市。张悠悠告诉记者,在电影字幕中是不能加上注释的,这无疑从某种程度上更考验译者的水平。张悠悠表示,翻译《但丁密码》时,他们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简直成了 古建筑专家 。比如影片中出现的ILDUOMO并不是该建筑的正式名称,其正式名称为CATTEDRALEDISANTA鄄MARIADELFIORE,在国内的既有译名有多个版本:花之圣母大教堂、圣母百花大教堂、佛罗伦萨大教堂、主教座堂 最终译者们只能采用了网络词条出现频率更高的 圣母百花大教堂 。

  但圣母百花大教堂一般在大家脑中浮现的都是那座以红色大圆顶著称的教堂。但事实上,圣母百花大教堂泛指由圣母百花大教堂主教堂、圣乔万尼洗礼堂和乔托钟楼三座相互独立的建筑组成的建筑群。影片中,兰登教授去了其中的两座,这也让译者颇为头疼,在无法加注释的情况下,细心的观众是会发现问题的。

  误区四:字幕组作品比你们出彩

  答疑:个性化要有度更要保持规范

  在互联网上,网友对于字幕组的评价都是很高的,经常会有网友晒出他们的神翻译截图,有一些的确幽默,可谓神来之笔。而在大银幕上,一个 神翻 的出现却可能引来漫天骂声,这样的例子在好莱坞大片的翻译上屡见不鲜。

  对于字幕的个性化,上译厂的两位译者有着比较一致的看法。夏恬对此的看法是,属于个人的出彩处不能超过三个,多了就过了。在她看来,译制文本的个性化不能用力过猛,有些地方点到即止,观众会心一笑的结果是最好的。

  张悠悠举例说,在翻译《蚁人2》时,男主角开车时,她加了一句很简单的 稳得很 ,没想到这个地方分外出彩,她在影片上映当天一下子收到好几位朋友给她发去的微信,微信上就三个字 稳得很 。张悠悠说,她自己也去影院看了下,算是检验自己的 作业 ,的确在这一段,观众很开心,短短三个字反映出了男主角的幽默感。

  所以在她眼中,个性化的翻译是需要的,但一切都要从剧情从人物出发,不能完全信马由缰。

  而夏恬也对记者表示,都说翻译的最高境界是 信达雅 ,她认为自己起码要做到 说人话 。

   不知礼,无以立也 这样的 神翻 可以让他们开心好一阵

  在接受采访时,夏恬透露,她和张悠悠是少数就职专业机构的译制电影专职翻译。其他译制厂多是以项目制操作,不设专职。因此他们觉得自己很幸运,对于这份职业,两个人都很珍惜,也很享受这份工作带给他们的荣耀感。张悠悠说: 当一个灵感来到,当一个神翻出现时,我真的可以开心好一阵子。

  吃饭时灵感来了 神翻 可遇不可求

  张悠悠告诉记者,涉及谐音、同字异义的语言哏,有深意有难度的台词,在翻译这些时常常要靠灵光一闪。但要在有限的时间里高质高效地完成工作,总靠不知何时闪现的灵感是不行的,也要运用一些技巧。

  在翻译《王牌特工:特工学院》时,影片中有一句非常重要的台词, mannersmakethman 。其中Maketh是古英语写法,张悠悠刚看到这句台词时便推测此句很可能是引经据典。她查阅资料后得知这句话最早可以追溯到14世纪英国教育家WilliamofWykeham的座右铭 mannersmakythman 。既是古英语又出自教育家之口,自然而然联想到中国古代教育家孔孟二师。

  而 礼 又是孔子最初提出的 三常 之一,于是翻阅《论语》中与 礼 有关的篇目,最终找到了 不知礼,无以立也 这句异曲同工的名言。而且句子长度节奏都与原文相近,于是最后配音版和字幕版都采用了这条译文。这句 神翻 当时获得了很多观众的好评,张悠悠自己也很满意,她也调侃道: 神翻真的可遇不可求,有时候吃着饭脑子里突然蹦出来一个,但大部分时候还是要靠技巧和经验的积累。

  通百科,专一长翻译是替观众挖掘知识

  夏恬进入上译厂三年多,她觉得自己需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翻译绝不是用用网络词,抛抛梗,逗大家一笑就完事的任务,更多时候,需要针对不同题材、不同文化的影片内容进行速成学习。夏恬说,好的翻译必须做到 通百科,专一长 ,也就是说翻译必须对许多领域都有所涉猎,了解一二,同时也得对其中一个领域有非常深入的了解与感悟。很多影片背后蕴藏的文化是需要翻译事先替观众学习、挖掘出来的。

  她在翻译新版《东方快车谋杀案》时,导演用一起教堂圣物失窃案引出了主人公大侦探波洛。在最后梳理案情时,波洛令警官将本案的三名嫌疑人,即三名神职人员带上来,他是这么说的, Pleasecallfortheaccused.Therabbi,thepriestandimam ,直译为 请把被告带上来,拉比,神父以及伊玛目 。这样翻译完全正确,但对于那些对宗教不是那么了解的观众而言, 拉比 和 伊玛目 这两个词可能就很陌生了。

  所以作为翻译,不光光是两种不同文字的简单转化,更应该做到的是通过转化,把文字背后真正想表达的内容传递给观众。 因此,这句我在处理的时候会尽可能地加一些辅助信息,帮助大家理解原句想表达的内容,翻译为 请把被告带上来,犹太拉比,天主教神父,伊斯兰教的伊玛目 ,这样一来,观众一下子就能理解,这三名被告的身份,并且对剧情的理解也会提高一个层次。

  这份职业让他们倍感自豪也在把中国文化送出国门

  张悠悠和夏恬在受访时都不止一次地说,从事这个行业虽然会面临很多质疑,工作压力也很大,但这份职业的自豪感真的可以让他们一直坚持下去。

  张悠悠说,上译厂一直以来的好传统就是保持高质量的翻译不放松。每一次完成翻译前,都要有一个全员审定的过程。导演、翻译、演员全部到场,最后完整地走一遍影片,发现存在的问题,以便及时修改。正是这种精益求精,让观众满意,也让片方满意。

  此外,上译厂还在不断地把中国作品送出国门,比如夏恬就在制作贾樟柯的《山河故人》以及傅东育的《西藏天空》,将他们翻译成英语、西班牙语、法语等多语言的作品,参加全世界各地的电影节和展映等。夏恬说,当录音棚里坐满了外国的配音演员,他们在为赵涛、张译 献声 ,这样的感觉很奇妙,也很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