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课精髓和拿来主义

网课精髓和拿来主义

时间:2020-03-24 05:41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疫情初起,朋友圈讨论此次疫情会带来哪些改变时,我说的是网络教学。当时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自己预测能力如此惊人,这段日子孩子们的网课已经成为吐槽的一个焦点。

对网络教学关注已久。作为一个俗人,我一点也不喜欢桃花源,相反最怕的就是”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最怕的就是与时代脱节,人家已经玩得很溜的东西,自己压根就没听说,所以总是强迫自己尽可能对新生事物保持敏感。一方面就像淘宝和微信,先发优势也许就意味着一切。另一方面就像吴祖云书记,正是因为原来长期在武汉工作,有着迅速靠谱的信息来源,才让百万人口的潜江成为湖北的一方福地。春江水暖鸭先知,如果有可能,每个人都应该在时代这条长河里,放几只感知节气和水温变幻的小鸭子。

早就跟教育圈的朋友聊过国内贫困地区的248所中学,通过直播与名校成都七中同步上课,升学率大为改善,其中有88人考上了清华、北大。我也很认同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县城中学”模式已被二十一世纪大城市“超级中学”模式取代的观点。确实现在大城市里方方面面优质资源集中的少数头部中学,在师资力量和教学水准上已经跟一般中学拉开了较大差距。在县城,哪怕是最好的重点中学,孩子和家长也会经常愤懑于某些课程老师的明显短板,而一般的学校,能碰到个把好老师就是意外的惊喜。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能解放思想,打开眼界,对外面的优质资源搞一个“拿来主义”呢?常有这样一种焦虑:留给县城中学的时间已经屈指可数了,错过这个短暂的窗口期,衰落将会无可避免。

一月份很用功,看了大约200万字,虽然有几本是小说,毕竟也可滥竽充数。二月份天天憋在家里,却几乎没看书。对自己很是不满,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懒散了?看了湖北作协李修文主席的访谈,才找到了症结所在,原来是自己的心乱了,每天醒来就急盼湖北和浙江的相关数据,一直到晚上都处在刷屏状态,怎么可能看得进书呢!

心乱时最好的办法是找点事做做。无奈之下,我这个工具盲也在手机微信群拉来几个孩子,给他们讲点论述文的ABC。那就以切身体会来聊聊网课那些事儿。

网课最大的优势是方便和节省时间。方便主要是指时间的调整,反正是在家里,迟点早点比较好说。还有空间的整合,可以天涯共此课。至于眼睛保护问题,语文课其实还好,如果把资料拉出来,跟平时课堂没什么太大区别,真累了,老师讲解时还可以闭着眼睛听。如果家里信号比较稳定,卡顿现象也不明显。由于门生送了一个讯飞录音笔,还可以对每堂课进行录音并转换成文字,并把录音文字放到云上去,只要给个验证码,好学的孩子还能就此进行温习整理。自己课后复盘一下录音,更是会有诸多好处。也可以交流互动,但孩子们可能没有原先那么活跃。如打开图像,看到孩子们的表情,这个问题也可以缓解。只是觉得自己在镜头里长得比现实生活更加难看,怕影响孩子们过年的心情,也就罢了。一个人上课还有一个好处是头脑比较清醒,感觉有些东西反而能讲得比平时更加清楚到位。

最大的不足之处是环境,现在很多家庭都有了第二个孩子,小孩子往往对网课很好奇,再加上过年在家,家长也有些事需要处理交流,上课过程中难免会有一些杂音。最夸张的是某学校,老师在家里授课,竟然夹杂着男欢女爱之声。这实在有些过了,自然受到了处理。环境问题对于农村孩子可能更加明显,当然农村更无奈的可能还是网络问题。不过,趋势一直是这样,似乎教育越往前走,农村孩子越无奈,完全不仅仅是上清北的数量问题。

一个学校的规模化操作,当然会比这复杂得多。上级教育部门指出,没必要让每个老师都去录制网课,导致资源浪费。这句话很有意思。在我看来,这个“资源浪费”指的是少数优秀老师的优质资源被浪费了,而不是其他平庸的老师也付出了艰辛劳动。因为网课的最大优势恰恰在于让每个孩子都能听到优秀老师的课程,弥补基层学校优质师资的匮乏。让每位老师按照课程表给各自的学生授课,只是换个讲课的地点和场景,只是特殊情况下的应急之举,完全没有发挥出网课的精髓。也正因为平时对网课重视不够,猝不及防之下才需要这样临阵磨枪,导致破绽百出。

按我这个外行胡说九道的观点,每个县市必须以重点中学为核心,借鉴各方优质资源,全面整合力量,通过一年左右的时间,精心打造出一套系统完整的网络课程,同时完善相关配套制度。这本就是自救之道,无奈应急,恰恰是推行此事的最佳机遇。